窃听窃照器材多样生产销售可能获刑
http://www.1718006.com 2013-08-05 08:17:06

随着科学技术迅猛发展,录音录像器材日益小型化,针孔摄像头、无线发射器和数码接收器也变得不再神秘莫测,无论是通过手机短信还是互联网,人们时常可以看到兜售此类产品的广告。

    用于窃听窃照的针孔摄像头、无线发射器和数码接收器之所以屡禁不止,在于市场上还存在着广泛的需求。为了考试作弊、刺探隐私、搜集证据等种种目的,一些人会利用窃听窃照的方法来实现,甚至夫妻双方产生不信任后,其中一方为抓住对方把柄也会利用窃听窃照的方式窥视对方的秘密。在此背景之下,一些人为牟取非法利益,便铤而走险,生产、销售、使用窃听窃照间谍专用器材。然而,就像本期案苑版中的案例一样,非法生产、销售、使用窃听窃照等专用间谍器材的行为危害社会管理,扰乱公共秩序,是一种犯罪行为。我国刑法第二百八十三条明确规定,非法生产、销售窃听、窃照等专用间谍器材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管制。此外,我国刑法第二百八十四条还规定,非法使用窃听、窃照等专用器材,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两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管制。

    然而,是否构成窃听窃照犯罪应由专门机构进行司法鉴定,并非所有窃听窃照器材都属于间谍器材,尤其是在具有录音录像功能的智能手机日益普及的今天,更应当区分罪与非罪的界限。如果为了搜集证据而使用普通智能手机偷拍偷录,虽然可能引发民事纠纷,但并不构成犯罪。

作弊用上高科技一年卖了上百万

 

 

 

    组织或参与销售高考作弊器材,12名被告人近日均被湖北省荆门市东宝区法院判处有期徒刑。

    2011年3月至2012年5月,出生于1985年的邹伟在网上发布信息,销售“MST”发射器、橡皮擦式接收器、巧克力式接收器等考试作弊器材,并在广东省深圳市工商银行、建设银行办理了以“聂姝婷”为开户人的银行账户作为收取货款账户。

    2011年5月,邹伟还在网上聘用舒倩,让其负责打广告、联系顾客、商谈价格。邹伟则负责发货及收款。截至2012年5月,邹伟与舒倩共同销售考试作弊器材金额达150余万元,邹伟用部分销售考试作弊器材所得购买了一辆宝马车。

    办案机关查明,邹伟他们销售出去的作弊器材又经过了4道经销商。2012年3月至5月,胡良先后向邹伟等购买“金鸡”语音接收模块、钥匙扣式接收器及“MST”发射器等考试作弊器材1300余套。同年5月中旬,胡良又将40套橡皮擦式接收器、两套“MST”发射器销售给李伟。随后,李伟伙同刘恒将40套橡皮擦式接收器、两套“MST”发射器销售给李龙,并获利4000元。同年5月20日,李伟与刘恒在考察高考考场环境及调试高考作弊设备时,被警方抓获。

    2012年4月至5月,李龙伙同杨勇、赵僧、刘波,向应届高考学生家长共35人销售眼镜式接收器、无线耳机、巧克力式接收器、橡皮擦式接收器等考试作弊器材,销售金额14.52万元。

    经湖北省特种器材技术鉴定中心窃听窃照专用器材鉴定,邹伟等9人销售的高考作弊器材以伪装、隐藏方式使用,具有无线发射、接收语音和文字信息功能,属于窃听专用器材。

    湖北省荆门市东宝区检察院依法提起公诉,作为同案犯,邹伟等9人被法院以非法销售间谍专用器材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到两年半,缓刑一年到四年。

    东宝检察院办案检察官陈吕秀告诉《法制日报》记者,非法销售高考作弊器材案逐渐呈现出3个特点:一是年轻化,从事这一行业的基本是80后,其中不乏1988年、1989年的;二是高智商犯罪,犯罪嫌疑人基本都具有一定的反侦查能力,而且其交易均在暗处、网上进行,具有很强的隐蔽性;三是一般涉案人数都非常多,范围很广,通过合作完成一次交易,而且几乎所有稍微大型一点的考试,都会有作弊器材出现。陈吕秀建议公安、工商机关能进一步加大打击销售使用作弊器材的违法行为。

见习记者刘志月 通讯员刘于宏

    汽车钥匙能偷拍销售人员入囹圄

    数码广场里公然售卖具有窃听、窃照功能的伪装成汽车遥控钥匙、电子手表等电子器材。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兴庆区人民法院对此案审理后,以非法销售间谍专用器材罪判处两名涉案人员有期徒刑六个月。

    法院经审理查明,2011年10月份以来,涉案人张某在银川市兴庆区某手机数码广场上班期间,与王某(另案处理)多次非法销售具有窃听、窃照功能的伪装成汽车遥控钥匙、电子手表等电子器材。另一涉案人樊某在某电脑城上班期间,从王某处购进具有窃听、窃照功能的汽车遥控钥匙、圆珠笔等电子器材后销售给他人。这两名涉案人员所经销的电子产品经自治区有关鉴定机构鉴定,均属于窃听、窃照专用器材。

    法院认为,间谍专用器材是有关机关用来秘密侦查、联络的专用工具,一旦流入社会被不法分子利用,会给国家安全和社会公共利益带来隐患,对人民群众的合法权益、尤其个人隐私也会造成严重的影响。张某、樊某违反国家规定,以营利为目的,非法销售窃听、窃照等专用间谍器材,其行为已构成非法销售间谍专用器材罪,依法判处二人有期徒刑六个月。

    根据国家有关法律规定,生产、销售安全监控设备,应具备特种行业生产经营许可证。但记者在采访中发现,销售间谍器材的商家都无备案。此案的判处,对市场上公然非法销售间谍专用器材的销售者应该有警示作用,但记者通过近两天的暗访发现,市场上非法销售间谍专用器材现象依然存在,甚至许多销售商根本不知道非法销售间谍器材要入刑。记者对银川市几大电脑软件市场进行了采访,发现这类窃听、窃照器材之所以能在电脑市场或网络上销售并有一定的市场,是个别不法人员为了满足他们窥测他人隐私或达到自己的个人目的而予以购买。

    兴庆区人民法院副院长唐玉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国刑法明确规定,非法生产、销售窃听、窃照等专用间谍器材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管制。同时,她还告诫那些使用窃听、窃照等器材者,我国刑法也规定,非法使用窃听、窃照等专用器材,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两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管制。唐玉萍希望工商部门能够进一步加强市场监管巡查力度,对于非法销售间谍专用器材者不仅要查处,还要向有关部门报案。她同时希望广大市民为了保护自己的个人隐私等合法权益,发现持有、销售这些器材的行为,应向有关部门进行举报。

包里藏针孔属于间谍器

    一个看似普通的黑色公文包,却隐藏着大奥秘。靠着拉链缝接处的一个针孔摄像头和一个小型无线电遥控器,240线的拍摄画面可以不知不觉录制,而且录音效果非常好。因为兜售了两台这样具有间谍功能的器材,孙某被法院一审判处拘役三个月,缓刑三个月。

    个体户孙某在一大型数码广场经营电子器材生意。其间,一个推销员向其兜售间谍器材,并声称“在北京卖得很火”,在上海肯定也有很多人需要这类器材。孙某便从广东进了几套。根据两名顾客所作的笔录,孙某在与其中一名顾客讨价还价时说明,“手包式嵌入机包”里藏有针孔摄像头,直径只有1毫米,因此隐蔽性较强,不容易被他人察觉,但拍摄画面则可以达到240线,清晰可辨,录音质量也尚佳。与此同时,孙某还现场演示了这台机器的作用和使用方法。孙某将两套设备先后以3450元和3800元出售给徐某和朱某,事后被警方抓获。据了解,该摄像头通过手中的遥控器可以轻松操控,还可以用MP4等设备存储。

    经国家安全部门检测,孙某兜售的仪器可以实行秘密拍摄,鉴定确认为“专业间谍器材”,而其兜售行为也涉嫌“非法经营间谍器材”。庭审期间,孙某一直强调自己并不清楚此举违法,“售卖这样一台机器,只赚个数百元钱,要知道违法我就不会这么做的”。

    上海市卢湾区人民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孙某以牟利为目的,非法经营间谍器材,其行为已触犯刑律,公诉机关的指控成立。鉴于孙某有悔过表现,依法从轻作出如上判决。

    兜售跟踪器当场被抓获

    在闹市向过往行人演示并兜售微型摄像机、跟踪器、电视棒等窃听、窃照专用器材,被警方当场抓获。江苏省大丰市人民法院对此案审理后,一审以犯非法销售间谍专用器材罪,判处杨某有期徒刑六个月。

    法院审理查明,2012年6月8日晚,杨某在大丰市区某超市门口向过往行人演示并兜售微型摄像机、跟踪器、电视棒等器材时,被公安民警当场抓获。现场查获微型摄像机14台、跟踪器两个、电视棒76个。据了解,这些微型摄像机可以暗藏在旅游鞋、皮带、水杯、文胸、领带、手机电池、镜框等物品内,隐蔽性极强。

    经江苏省特种器材技术鉴定中心鉴定,查获的14台微型摄像机具备通过伪装、隐藏使用方法来拍摄图像及录取语音的功能,属于窃听窃照专用间谍器材。

    法院认为,被告人杨某非法销售窃听、窃照等专用间谍器材,其行为已构成非法销售间谍专用器材罪。但其由于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属于犯罪未遂,依法可比照既遂从轻处罚。归案后,杨某能如实供述其犯罪事实,属于坦白,依法可从轻处罚。据此,法院依据刑法第二百八十三条的规定,作出了如上判决。

    庭后检察机关提醒,近年来,国内一些企业和个人为追逐经济利益,无视国家相关法律规定,非法生产、销售窃听窃照等间谍器材,不仅对国家安全构成了现实和潜在的威胁,更有部分非法持有、使用窃听、窃照器材的人窃听他人谈话,窃照他人的隐私,扰乱了正常的社会秩序。根据国家安全法第二十一条规定,任何个人和组织都不得非法持有、使用窃听、窃照等专用间谍器材。 

更多政策法规
文章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