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碰瓷”案爆炸式增长
http://www.1718006.com 2013-05-17 16:18:57

  “一批专钻企业劳动管理漏洞的职场“碰瓷人”正在增多,上岗后有意钻企业劳动管理漏洞,工作一两个月后以企业没有劳动合同等起诉,要求双倍赔偿。”

  本报讯昨天,海淀法院劳动争议案件审判白皮书向社会公布。该白皮书显示,一批专钻企业劳动管理漏洞的职场“碰瓷人”正在增多,这些职场“碰瓷人”有的团伙作案,利用一些小微企业劳动管理存在漏洞,假招工,上岗后有意钻企业劳动管理漏洞,工作一两个月后以企业没有劳动合同等起诉,要求双倍赔偿。有的以黑代理、离职策划人为依托,专找企业管理漏洞甚至伪造证据索要劳动报酬等。

  白皮书公布的数字显示,《劳动合同法》实施5年来,法院受理的劳动争议案件一直在高位运行。2012年度海淀法院受理此类案件为3382件,然而进入2013年度,仅1月至4月期间即受理2234件,同比增长32.27%,案件数量呈现出“爆炸式”增长态势。

  值得注意的是,白皮书公布的10个劳动争议典型案例中,劳动者违反诚信原则,利用一些小微企业劳动管理漏洞,钻法律空子索要双倍工资、加班费的案件占了5件。据海淀法院劳动争议庭庭长李盛荣介绍,继前些年企业侵犯劳动者权益案件大量出现之后,在劳动争议案件中,劳动者恶意诉讼的案件正在增多,甚至出现了专业的职场“碰瓷人”。这是此类案件的一个新动向。

  据李庭长介绍,目前职场上有一些犯罪团伙专门以此牟利。如近期媒体报道的一个8人犯罪团伙,应聘到某企业工作后,利用企业管理漏洞,一人代替另外7人签字领取工资,另外7人辞职后以企业拖欠工资为由要求双倍赔偿。

  该院受理的一起劳动争议案件之后,承办人上网一查,发现该案原告在两年之内竟然起诉了40多个同类案件。

  李庭长分析认为,出现上述新动向有三种原因:首先是司法惩戒功能薄弱,违法成本低,法院在发现企业或劳动者有恶意诉讼行为时,惩处手段非常有限。

  第二,部分劳动者受利益驱使铤而走险。近年来陆续颁行的劳动法律法规及相关司法解释,加大了对劳动者的司法保护力度,同时劳动仲裁及诉讼案件受理费用也大幅减免,目前到法院起诉劳动争议案件的诉讼费只有5元钱。客观上也让不少劳动者觉得即使官司打输了自己也没有什么损失,万一打赢了还能有利可图。此外,一些所谓“离职策划人”、黑代理也在劳动争议诉讼中推波助澜。对此,海淀法院正在与辖区内有关机关合作建立劳动争议“黑名单”,对多次违法的企业和个人,将列入“黑名单”,提醒个人和企业在招聘和求职中参考。

  文/本报记者李罡

  相关新闻

  受“黑代理”怂恿等原因个人完全胜诉率两年降六成

  朝阳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院案件数占到全市的1/5,据记者了解,近年来,个人胜诉的比例呈现出逐年下降趋势。

  劳动者个人完全胜诉率已经从2011年度的4.37%变成目前的1.84%,下降了近6成;而同时,企业完全胜诉比例并无太大变化,个人完全胜诉率下降的部分几乎全部用于“推高”双方部分胜诉比例的上升。

  对于个人完全胜诉率的下降,朝阳劳动仲裁院相关负责人分析道,主要原因在于劳动仲裁取消收费以及劳动者对于相关劳动法律法规的理解不太全面,同时在一定程度上受到“黑代理”的“怂恿”,劳动者申请仲裁时往往存在非理性地滥诉现象,提出不合理请求的案件日渐增多,“部分劳动者个人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所能想到的各种赔偿都列入诉求当中,有枣没枣,先写上再说。必然导致劳动者的完全胜诉率有所下降。”该负责人表示。文/本报记者解丽

  典型案例

  人力资源经理自盗合同离职诉讼骗取双倍工资

  刘某于2011年7月1日入职数码公司,担任人力资源经理一职,双方于同日签订期限为一年的书面劳动合同。2012年6月30日,在劳动合同到期后刘某与数码公司均同意劳动合同到期终止,数码公司也支付了刘某终止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金。刘某离职后不久即通过诉讼程序,要求数码公司支付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差额。

  案件审理过程中,数码公司向法院提交了刘某劳动合同书复印件、文件接收清单原件以及工作职责证明原件,以证明该公司确与刘某签订过书面劳动合同。但是刘某提出数码公司提供不出其劳动合同原件,他不认可公司与其签订了劳动合同。数码公司则提出,刘某在该公司担任人力资源经理一职,其负责保管劳动合同。刘某的劳动合同原件是被其自己偷走。

  法院经过审理后认为,考虑到刘某的工作职责即包括与员工签订劳动合同及保管公司所留存的劳动合同,不能排除刘某将公司留存的劳动合同原件带走的可能。综合上述理由,法院判决刘某败诉。文/本报记者李罡

  专家说法

  劳动者不诚信为企业倒逼

  对于劳动争议审判中出现劳动者不诚信现象,北京京悦律师事务所人力资源管理与劳动法事务部主任王向前认为,在目前的不少劳动争议中,少数劳动者为现实利益所驱动,为实现个人利益弄虚作假,或者利用用人单位管理漏洞频繁诉讼牟取利益。

  王向前认为,目前的《劳动法》中对企业的违法责任作了很多规定,其中就有对劳动者的赔偿责任,劳动者在工作过程中由于工作便利可以很容易就发现企业的违法行为,在权益受到侵害时便可以通过证明企业的违法行为来获取赔偿,“《劳动法》保护的是劳动者的合法权益,在劳动者权益受到损害后,他们可以利用法律来获取高额赔偿。”

  此外,对于劳动争议审判中出现劳动者不诚信现象,王向前认为不能一味指责劳动者,企业也有很多责任,在劳动者劳动过程中,劳动者和企业一直处于博弈状态,很多劳动者之所以不诚信主要是对企业不诚信行为的一种反弹,《劳动法》保护的是劳动者的合法权益,如果企业严格遵守法律规定,劳动者的合法权益也不会受到损害;如果企业有违法行为侵害了劳动者的合法权益,一些劳动者便会选择“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劳动者不诚信更多的是由于企业不诚信导致的结果,因此,作为企业,首先还是要严格遵守法律规定,不损害劳动者的合法权益。”

更多职场动态
文章关键字: